歡迎訪問信用中國(四川綿陽)!今天是:
全國人大代表談破解執行難:將信用聯合懲戒納入綜治考

來源 :轉載 訪問次數 : 發布時間 :2019-03-12


“近年來,信用聯合懲戒工作不斷發展,改變了主要依賴人民法院單打獨斗懲戒失信被執行人的局面,也改變了人民法院和申請執行人在執行程序中處于被動的地位,有力推動了執行難問題的解決。”3月6日,全國人大代表、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董開軍在駐地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時,手里握著一摞關于信用聯合懲戒的材料,無論是言語之中還是字里行間,都圍繞著他最關心的執行那些事。

  160項措施共同治“老賴”

  董開軍查閱了近年來中央和安徽省出臺的有關信用聯合懲戒文件,進行了細致的案頭研究,梳理出一份信用聯合懲戒文件清單。

  “據我們了解,自2013年以來,中央制發的有關文件有29件,安徽省單獨制發文件7件。這36份文件中,專門針對法院失信被執行人主體的有8件,其中中央制發6件,安徽省制發兩件;涉及法院失信被執行人主體的有19件,其中中央制發14件,安徽省制發5件,共計27件。”董開軍說。

  董開軍告訴記者,27份文件涉及11個方面40種160項信用聯合懲戒措施,由安徽高院負責實施的有一種,即對拒不執行生效判決、裁定以及其他妨礙執行構成犯罪行為加大刑事懲戒力度。其余聯合信用懲戒措施涉及到43家實施單位,對失信被執行人出行、購房、旅游、投資、招投標等經濟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進行限制,形成多部門、多行業、多手段共同發力的信用聯合懲戒體系。

  這一懲戒威力在各地實踐中持續顯現。從安徽來看,在2018年“江淮風暴”執行攻堅戰中,安徽法院共發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130032人次,限制高消費276002人次,限制乘坐飛機214747人次,限制乘坐動車、高鐵78154人次,限制出境217人次,18476名失信被執行人主動清償債務22.4億元。

  主客觀因素交織制約落實

  中國國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發布的《2018年失信黑名單年度分析報告》顯示,隨著跨地區、跨部門、跨領域的信用聯合懲戒機制在國內持續推進,失信黑名單主體“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信用聯合懲戒格局初步形成。

  “受到各種因素制約,信用聯合懲戒具體措施落實過程進展緩慢。”董開軍說,客觀方面,由于信用聯合懲戒涉及實施單位多、懲戒措施雜、失信行為量大,加上各單位與公共信用信息共享平臺數據對接步調不一,想要統籌協調形成懲戒合力難度較大,需要一個推進過程。目前,國家層面關于實施信用聯合懲戒的制度主要是部門規范性文件,法律法規層面規定明確具體的懲戒措施較少,威懾力不強,影響懲戒效果。

  “主觀方面,則存在單位重視不足、共享意識不強、責任落實不力、管理考核缺位等問題。”董開軍進一步解釋說,一些單位不僅不能主動配合數據對接,導致信息平臺建設進展慢,還很少反饋懲戒信息,導致牽頭單位及承辦單位無法掌握措施落實情況,對涉及其他多個單位的懲戒措施,甚至出現互相推諉現象。還有一些地區尚未建立對省直各單位落實信用聯合懲戒措施的考核機制和責任追究制度,缺少推動這項工作的有力抓手。

  讓信用聯合懲戒成為常態

  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加快建立失信被執行人信用監督、威懾、懲戒法律制度的要求,有力推進了信用聯合懲戒機制建設。今年2月25日,中央召開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再次強調要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為推進改革發展穩定營造良好法治環境。

  董開軍說,應當進一步構建效率更高、體系更科學、覆蓋面更廣的信用聯合懲戒體系,讓信用聯合懲戒成為常態化治理模式。

  董開軍建議,各單位應將負責信用建設的責任部門和責任人員名單報送省發改委備案,省發改委形成聯合懲戒單位名錄統一制發各單位,以便溝通協調。尤其是依托省公共信用信息共享服務平臺,各單位要定期反饋落實信用聯合懲戒情況,發改委要定期通報,督促存在問題的單位或地區整改。

  針對管理考核、責任落實缺位等問題,董開軍建議,各級黨委應當牽頭建立落實信用聯合懲戒的長效機制,將開展信用聯合懲戒工作納入依法治省(市、縣)重要內容,納入綜治工作(平安建設)考核評價體系。將信用聯合懲戒落實工作納入工作督查范圍,由黨委政法委牽頭組織召開專題推進會或開展專項督查,嚴格落實責任追究制度。

  此外,董開軍呼吁加強信用聯合懲戒立法,將信用建設重點是失信被執行人信用聯合懲戒納入立法規劃,制定關于信用聯合懲戒具體措施的相關法律法規,增強信用聯合懲戒措施的威懾力和可實施性。

  董開軍說,信用聯合懲戒實施單位應聯合起來,以法院發起懲戒為“針”,以不同懲戒措施為“線”,織密聯合懲戒之“網”,逼迫“老賴”現身、清償債務,努力從根本上讓執行不難成為現實。


彩票大乐透